目前日期文章:201402 (1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謝謝每一個來這裡駐足的朋友們。

    不論是無意間點入,或已成為讀者的你們,謝謝你們給我一個機會,讓我知道原來自己的作品也有無限可能。

    焚武令的創作理念是「俠」,是俠氣、俠義、俠客。

    能焚武但焚不了俠。我想要說的,不過是一個信仰,人們心中那塊良善,那種正義,堅持勇敢走自己的路,即使崎嶇。

    鄭雪鳶一反以往小說中的女主角,長的不甚美,皮膚黝黑,只一雙眼睛晶亮有神,說得出話似的靈動。她也不是個勇敢的人,但捍衛自己和所愛時,她能拋下所有,義無反顧的凶狠和努力。對她來說,活著唯一的理由就是那癡傻的哥哥,為了照顧他,不得不堅強起來,就像我們一樣,現實殘酷,依舊依賴著所愛,找到下一秒呼吸的理由,努力地活下去。

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Part 3-1

    兩人奔的飛速,後頭馬蹄與叫喊聲漸歇,但仍緊跟著。鄭雪鳶忽地腳步大亂,身子一軟,差點跌下屋瓦,崔昊天一個搶身將她扶起,見她神色十分古怪,似是強忍痛楚,忙問道:「鳶兒,是剛才那毒烟麼?痛得厲害?」鄭雪鳶道:「還好!」但聲音發顫,臉色蒼白,額頭上黃豆大汗珠一粒粒滲出,甚是劇痛難當。她閉起眼睛,氣息微弱地說道:「我懷中有…翡翠小瓶…先靈草丹……」

 

    崔昊天此刻也無法顧及禮法,伸手進她腰間衣服,掏出一個翡翠磁瓶,他心急萬分,忙問:「是這瓶麼?」鄭雪鳶輕瞥了一眼,微點了頭。崔昊天連忙拔開碧玉塞子,翻過手掌,將先靈草丹倒入手掌心。然後扶著鄭雪鳶,將丹藥送入口中。

 

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Part 2-9

 

    怎料到鄭雪鳶突然竄出,噗茲一聲輕響,鏢深深沒入肩頭,又拉茲一聲迴旋抽離,鮮血頓時飛濺。夏靈靈不禁「啊喲」一聲,往後退了一步,未再向前進攻,大聲說道:「先罷手!我有話有問你們!」。

 

    鄭雪鳶不顧身上劇痛,連忙問崔昊天道:「你有沾上嗎?她全身上下都抹了火毒粉,就算沾上一點點也會死人的。」火毒粉沾上肌膚如火炙,如焰焚,劇痛難耐,腫脹起水泡後皮膚會開始潰爛,水泡尤會傳染,不久蔓延全身,如沒有解藥和特殊治療終難痊癒,最終皮膚灼爛而死,是防身之毒。夏靈靈當初為替妹妹保節而創,立意為善,哪知後來卻成為攻擊之毒,極其兇殘。崔昊天猛搖了搖頭,心中大震,又憐又苦:「我沒事。鳶兒妳別管我,自己都受傷了!」颯地一聲,撕下黑衣袖,按住她鮮血直冒的肩頭,另一手掏出懷中的金創藥急急替她敷上。鄭雪鳶自幼就有股傲氣,鮮血汩汩,傷口甚深,她只微微皺了皺眉,又瞬間恢復原先神色。她一顆懸著的心放鬆下來,輕點了頭,說道:「你沒碰到就好。」接著轉頭,怒問道:「師姐,我到底哪裡得罪你們了,需要這樣連下殺手?」

 

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Part 2-8 

 

    接著姬刑任「啊」的一聲,撲倒在地不起,背後沒入一個暗器。

 

    鄭雪鳶大驚,尖聲叫道:「爹爹!」欲縱身向前,崔昊天卻一把拉住她,說道:「小心!」兩人退後數步,在一片彩霧中凝神禦敵。

 

    眾武將見情勢不對,兩人背起姬刑任,剩餘的搭起地下的傷斃同伴,拔足便逃。

 

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Part 2-7

    一武官手持對判官筆,風風火火地擊來。左手判官筆倏地伸出,一股勁風點向崔昊天胸口,另一手也跟著疾點而出。崔昊天看準來勢,左手一掠,已抓住一雙判官筆,用力向前送,那人眼睛圓瞪,筆桿已插入他咽喉。

 

文章標籤

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Part 2-6

    鄭雪鳶開口,再說了一次:「我哥哥在……」

 

    突然間金銀閃爍,軟鞭幌動毫不留情朝姬刑任擊去,這招出其不意,她出鞭又快如電光石火,直捲姬刑任脖頸,猛下狠招,就是要讓他剎那橫死於此了。撕地一聲皮肉分離,卻是一武官衛士,還來不及驚呼,脖子被用力一纏,刺勾扎進肉裡,再被大力一扯,登時血肉橫飛,隨即軟倒,立即斃命。

 

    眾人一愕之間,尚未叫喊出聲,崔昊天已將鄭雪鳶拉回身後,長劍在空中劃了兩下,凝神禦敵。

 

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Part 2-5

   

   「我說,這香氣也真令人受不了。好啦,大功告成,我們趕緊走罷,回頭給狄家大哥喝去。」話才剛說完,一個回身,卻聽崔昊天大喝一聲:「小心!」


    鄭雪鳶還未反應過來,在那刀光石火一瞬,崔昊天將火摺拋地,縱身擋在鄭雪鳶前頭,刷地聲長劍出鞘,石室一片漆黑,接著叮叮噹噹一陣亂響,他使劍守的奇快,白銀色的劍花與物互擊,星星點點的火花迸現。


    聲音剛歇,石室突地燈火通明,數十支火把高舉,成群的衛士排列整齊,以重重半圓弧的姿態密密實實地將在牆角的二人圍住。

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Part 2-4

 

    只見他們在一間青松環繞的石屋前停下,和前頭幾名衛士報了姓名,經過盤問後,為首的太監從腰間掏出了一大串鑰匙,以其中一把將門打開,後頭一大漢先將手中盒置於地上,接著握住門上大鐵環,嘿地一聲使勁拉開石門。崔昊天朝鄭雪鳶看了一眼,兩人相視一笑,快速退去武官服色,接著同時從松樹後竄出,出掌。


    兩人的武功路數都以速度見長,出手快如閃電,眾衛士只看到一團白光,一團黑光撲來,反應全然不及,已被點倒在地。稍有根基的還只來的及抄起兵刃,護在胸前,但他倆如風暴過境,二十餘名衛士轉眼一瞬,便被一一點倒在地。

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Part 2-3

   

    兩人並肩在房脊上飛奔,孫武錢被崔昊天像隻耗子一樣輕鬆提著,一聲也不敢吭。等到遠遠見到市集人潮才將他放下,由他領著二人走向宮。

 

    只見宮門前站著數十名禁軍,各個神情嚴肅,戒備不同以往。兩人跟著孫武錢走到門口,一個千總欺向前,低聲喝道:「千秋──」孫武錢接口道:「──萬福!」那人點點頭,笑道:「孫大哥,今日臉色不大好啊,昨晚又上那兒玩去了,別又是春華樓那甚麼牡丹罷?」孫武錢臉色鐵灰,勉強擠了笑,說道:「昨天有人行刺王爺,大夥得加把勁啊,哪有空去甚麼春華夏華的。」那千總笑道:「也是也是,牡丹只捧你的台啊,我們弟兄想見也見不著。等這風頭一過,還得請孫大哥你帶我們到春華玩玩,長長見識。」孫武錢扯了笑答道:「那是自然。」站在一旁的幾名禁軍一陣大笑,對喬裝過的鄭雪鳶多瞅了幾眼,但也點點頭,便放他們進了大門。

 

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Part 2-2

           

             碰地一聲響,鄭雪鳶反應極快,倏地站起,輕擲下適才正餵阿隼吃早飯的木碗,右手抽起橫斬索,護在兩人身前。一個武官服色的中年男子蜷曲地像顆肉球,從打開的木門飛撞進來,呻吟了聲便倒地不起。鄭雪鳶又奇又驚,手裡軟鞭正要向那人抽去,卻見崔昊天從容地走了進來,手裡拿了個布包袱,滿臉笑嘻嘻地愉快神情。

 

   「嚇著你了嗎?」他笑問,鄭雪鳶微皺起眉,哭笑不得地說道:「自然是嚇著啦。一個這麼大的東西球似地飛滾進來,我差點一鞭不留情地便擊下去了,哪想得到竟是個人呢。」崔昊天笑說道:「擊下去也無妨,這人也該給點教訓。不過我倒覺得挺新鮮的,人肉球呢,看過沒有?」

 

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Part 2-1

           

    一個二十來歲的女郎攜了個竹籃走來,裡頭幾把青蔥,一塊鹹豬肉。

 

    她臉上髒兮兮的,東一塊西一塊泥和著土沙,灰塵撲面,凹凹凸凸的。身著青黑色布衣長裙,腳踏了雙破爛的鞋,一般貧苦農家婦女的模樣。黑髮卻用了一枝極美的金釵齊整地盤起,玫瑰花體,花枝纏繞,精緻嬌巧,倒是富貴人家才能擁的珍品了。

 

    她看似自在緩步而行,腳步卻很是靈巧,穿過幾個小巷,在一小幢不甚起眼的屋停下,前庭雞聲閣閣,一株粉紅花樹開得茂盛,遍地都是花瓣。屋內透出陣陣炊煙,看似再尋常不過的農家。隨著飯菜香走進廚房,爐上兩個大鐵鍋,面對其中沒生煙的那只,使勁按一按左後方土牆,竟有些鬆動,雙手將磚頭大力朝兩側一推,一扇鐵門赫然浮現。

 

文章標籤

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Part 1-6

  

       鄭雪鳶點頭說道:「中山國當初因為『焚武令』死了大半的人兒,我也不明白為甚麼朝廷復國後竟然還繼續下去,在這兒未經許可私自教武學武,被發現會被處死的。」她聳聳肩,續說道:「不過這也與我不相干,這幾年我在師父那秘密學武倒也沒出過事,也就好了。」崔昊天卻恨恨說道:「妳倒是好的了,還記得我小時跟妳說的麼?我是崔家遺孤,當初的滅門血案一直不知是何人所為,後來才陸陸續續探出,似是當初在中山國推行『焚武令』那人之手,為消除朝中反對勢力,虐殺所有反對者,縱火燒毀屋舍並將人臉皮割下。」他目光如火,滿是恨意續說道:「我還沒找到確切證據,但應當是魏趙齊這三國貴族皇室或有權有勢之人所為。」

 

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Part 1-5

   

    還是崔昊天在刀光劍影之中,不忘自己兄弟,一聲大喝,跳出圈子,叫道:「姑娘且慢!先聽在下一言!」鄭雪鳶一怔,刷刷二聲,往後輕躍,姿勢優美的躍出圈外。只聽他說道:「在下崔昊天,不知我兄弟哪裡得罪姑娘,無論如何,都先在這替他向妳陪不是了,」他低下頭,欠了欠身,「適才動手無禮,也很是抱歉。有甚麼事我一人承擔,還請姑娘手下留情,別與我兄弟為難,替他解了毒吧。」

 

    雪鳶大驚,顫聲道:「崔…崔昊天?你是…是昊天哥嗎?」崔昊天一愣,適才比武,未仔細看眼前女子,現在凝神瞧她,膚色雖偏黝黑,但雙目晶亮,掩不了容貌秀麗,眉眼間帶點狡黠和未脫的孩童稚氣,身著雪白紗衣,裸著雙足,足踝各套上幾個金環。他猛地心念一動,叫道:「妳是鳶兒!是嗎?是了是了!鳶兒,真的是妳!」

 

    他激動萬分,沒多想便躍向前,伸手將鄭雪鳶摟在懷裡。雖這連綿瓦片木片上,除昏厥的狄彥超和他倆外別無旁人,這舉動也實在大膽了些,但心繫之人多年重逢,兩人都心神激盪,也無暇顧到禮節,只覺得心中歡喜無限。

 

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Part 1-4

 

    一人如飛影從窗中躍入。鐵鍊錚錚,籠裡人驚訝地抬頭,看著眼前俏生生的人兒,表情震驚但掩不住喜悅,情不自禁喊出:「雪鳶!」

 

    沒錯,劫去狄彥超的自是鄭雪鳶了。

 

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Part 1-3

   

    諾大的房間裡,一只大鐵籠之內再裝著一只小鐵籠,一個男人披頭亂髮,衣衫破爛沾滿泥灰,手腳皆被鐵鐐牢牢銬住,擒狂獸似的縛法。男子反身向內,低著頭,看不出他的神情年紀。

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Part 1-2

   

    她睥睨地環視了一圈,冷冷地說道:「還不走嗎?」

 

   「這女子會武!」「私自學武乃死罪!死罪!綁回交給王爺發落!」「一女子竟敢觸焚武令!」一群大漢咿呀亂叫,怒氣騰騰地衝向她去。

 

    只見鄭雪鳶軟鞭幌動,一人手中長劍被鞭梢捲下,她回鞭抽向另一家丁頭頸,那人慌忙橫刀架開,鞭梢向上翻擊,毫不停留,電光石火一瞬啪啪兩聲打中兩人手腕,順勢再過,又重重抽向後頭幾人。她氣適才這些人嘴裡不乾不淨,尤其那出言不遜的武師,手力加快,銀鞭再抽,竟捲起一陣寒光似浪,乒乒乓乓幾聲,兵器淨摔落地面。這鞭金銀閃燦,光采絢麗,尾上布滿細小的刺鉤,輕輕一碰便會鮮血淋漓,但她甩這幾下只為讓他們吃吃苦頭,並沒要傷人,所以勁道抓的甚巧,細刺只在皮上微微劃過了,留傷不留痛。

 

文章標籤

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Part 1-1 

   

    這日午後,沿著一排細石舖的花徑,緩步走進一座氣派的園子,經過水閣、假山、迴廊,轉個彎,金鐵相擊的清脆錚錚聲逐漸近了。

    房門被重重地撞開,湧進了十一二位帶兵刃的男子,一位風姿猶存的老女人從兵刃中顫魏魏地擠身出來,往前奔了兩三步,卻給蓮花裙絆了一跤,撲倒在地,她對著一扇屏風慌亂地喊著:「鳶兒,快跑!他們來啦…」

   「沒關係的,鳳姨。」清澈純淨的聲音響起,輕柔悠悠,從繡著纏疊墨綠藤蔓的屏風絲絲透出。一名白衫女郎走出,向前扶起她,溫柔地問道:「您沒事吧?新裙美得長呢,以後別跑了,慢慢走,凡事小心些,跌倒疼哪。」鳳姨滿臉愧色和心疼,握緊她的手搖晃不停,急道:「樓下那小廝話說溜了嘴,適才那些沒用的又亂了手腳,沒能將他們擋住……鳶兒,鳳姨對不住妳。」

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Prologue

 

    大漠征人,美人帷幕,歸雁哀鳴,長恨如歌。兒女情長在這亂世是該看的淡了,烽火兵戈中,該出的,應是英雄。

    時序入秋,天意轉涼,北地寒意逐漸襲至,像極了此時紛亂的世局,七雄各個野心勃勃,相互混戰,互施心計。而小國在強權環視之中拚死夾縫求生,忍辱負重,明爭暗奪。

    二十幾年前,魏國派遣樂羊、吳起統帥萬軍,攻打中山國。

    公元前四百零七年,中山歷經三年苦戰,終究抵擋不過,城破國滅。魏文侯下令屠城,凡中山國習武之人一律格殺勿論,同時頒布了「焚武令」,指派皇室武軍,以殘暴手法收集並燒毀任何牽連中山國各門派武籍。沒想到這事兒如星火燎原,以中山國為核,一路延燒到趙魏燕等地,君主皆發瘋似的懸告,在各地亂上了好一陣子。沒有人知道為甚麼那些年上位者要這麼做,而問的人,如今也不復存在了。

    就在那年,中山國盛極一時的幾大門派,包含皇室姬家,幾近滅亡。一些人留在原地苟且偷生,剩餘寥寥國人退入太行山中。而後中山桓公二十餘年勵精圖治,重新復國,定都靈壽,國力逐漸強盛。場場戰役依靠的便是姬震天的凌邪劍法,劍法絕倫,無敵於天下,以一人擋萬軍,硬是救起了滅亡的中山國。

    這山中之國,位燕趙之間,如羔羊曝虎,晝夜擦戟待守。而武林江湖,仇恨、誤解、奪寶、生世、爭權……,如沸水之鼎,不安的因子滾滾溢出,隨時,都有腥風血雨的可能……

 

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