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上的人們一離開幽暗的騎樓,便都沐浴在陽光的浴池中,汗流浹背的游著,雙眼微瞇,看向太陽,上唇掀起,露出牙齦和不怎麼整齊的牙齒,殘留的早餐氣味也順勢流出,各式腐敗和一點點薄荷甜膩的味道盈滿整座城市。

    她從公寓中走出,跨過牆角邊緣毛茸茸的黴菌和陰灰色的蜘蛛絲,在夏日的烈焰中現身。她快步的走著,穿過幾條街,穿越重重裹著層層熱氣的人們,輕巧的搭上捷運,她很低調,盡可能不引起注意,但獵豹般的優雅和如獸般的眼神,當然,最重要的還是她那身幽綠,硬是將她從金色光芒中突兀的,凸顯出來。

    幾個穿著熱褲戴著GUCCI皮革太陽眼鏡手提某個女藝人自創品牌時尚單肩包的少女,和她差不多年紀,先是鄙夷的,用那種她從未習慣的不屑眼神,瞟了她一眼,接著回過頭,繼續興奮的嗡嗡嗡嗡,嗡嗡嗡嗡,那些特屬少女腦人的笑聲,鑽入耳道,如蚊子高頻振翅,毫無意義的嗡嗡嗡嗡,她皺了皺眉,耳膜有點癢癢的。

    她看著懸掛把手上一塊,乳白色,還濕潤著,顯然是不久前剛黏上的膠狀物,有些納悶的想著。這世界上發現陰暗的人真的太少了。

 

    教室還是空的,她放下書包,決定隨便走走。外頭依舊燥熱,如戈壁滾沙揚塵似的風撲面,卻吹不熄炙熱的火苗,若隱若現的火光在她胸腔內緩慢膨脹,說不上來的煩躁與不安。從甚麼時候開始的呢,在來的路途上,在昨天爸媽宣布那件事時,還是更早更遠以前?她不知道,不過陽光下那巨大的陰影倒是很久以前就有了,緊緊的壓在她身上,分也分不開。她忽然想起早上那群翹課的少女們,不知怎地興起了翻牆的念頭。思考了一會,她下了決定,奔到校園最陰暗的一個角落,那兒的牆舊了,塌陷了一角,鐵灰色的青苔沿著水痕恣意的長著,如蛇ㄧ般詭譎扭曲蔓延覆蓋了整個牆,牆後便是淡黃色的,染金的天。

    她帶著一點灼熱的興奮,然後在離自由前十步停下。

    是S,她的好友,和W,她們的公民老師,英國留學回來的那個,無名指帶著婚戒的那個W,在牆根下,忘我的吻著。肉身與欲望交疊著,粉紅、濃黑、亮金、墨紫色在空中混雜成龐大混濁的色塊,接著爆破在空中,幾萬碎裂崩毀的粉塵滿天飛舞著,占滿了她的視線,嗆鼻的氣味隨之撲來,以排山倒海的聲勢,挾帶著對肉體的渴望,赤裸裸的渴望。她不太記得她是怎麼離開那裏,然後坐回她的位置,然後上課。

    八點零五分。公民課。

    「107頁第二段,根據兒童及少年性交易防制條例……」她想起自己曾想用雙手測量那嘴唇的弧度,想起剛才交疊在一起的軀體,她突然有點想吐,彷彿那混濁出軌的舌頭剛剛是在她嘴裡攪拌,「社會的亂象,其實來自於每個人永遠不滿足的慾望……」她全身寒毛直豎,幾度想要衝上講台打那偽君子一巴掌,幾欲冒出口的髒話又被自己的理性硬生生給吞了回去。這四度空間甚麼時候變的那麼濕熱,她的綠衣黏在身上,她卻甚麼也不想要了,都不想要了。

 

    十點十分。英文。她拿著那比平均值還低上三十分的考卷,一抬頭看見隔壁同學笑瞇瞇的臉,恨不得一拳揮過去,好不容易忍下怒氣,又聽到台上那隻唯利是圖的人類嘮嘮叨叨的要那些後面拉低全班分數的害群之馬注意一點。爸媽沒有教你們認真一點嗎你們這些人是都不唸書父母到底怎麼教的為甚麼都不認真腦子長來裝甚麼的裝甚麼的裝甚麼的……

    世界突然在耳旁爆炸,她拍桌起來大吼,全班投以驚訝的眼神,包括那個只在乎分數與錢的人類和已經死了的朋友S。詫異、驚恐、不解,當然還混著一點點看好戲似的興奮,看著她不小心釋放出來的獸,對著世界咆哮。

    不要不要那樣看我。她有些納悶為甚麼所有世界都選擇在今天崩解,不,她突然想到,世界,早在爸媽宣布消失時逐漸瓦解。她想要大哭,雙頰細微抖動,脖頸皮膚浮起青色的血管,她感覺聲帶抽蓄似的瘋狂顫抖著,和她的身子一起發顫,像在哭泣,但一絲聲音也沒有,也沒有眼淚,沒有,甚麼都沒有。眼淚和聲音早已經流光了。

    第一次她清楚明白我們不過是披著人皮的獸,如此而已。一支警告是這次的教訓,她等著捷運,看著潮濕龜裂的地板,對著自己聳聳肩,她已無力對這種小事難過,不過卻有一股膨脹的衝動想要衝出那條黃線。雖然她最終還是站在原地,看著又一列車咆嘯而過。

    她已經沒了抬腳跨出去的勇氣。

    她只覺得累,好想大吼。對著同學對著朋友對著路人對著爸媽老師考卷課本斑馬線對著車子對著站牌對著天空飲料人渣紅綠燈大吼。但最後,她只是盯著家裡水族箱裡的魚,學他安靜的吐了個大泡泡,無聲無息的,沒有人知道她剛進行了一場大革命,更不會有人知道,其實她已經死了一次。

    她知道爸和媽是真的要分開了,他們都要消失在她的生命中,只留下短短17年的回憶讓她反覆咀嚼,最後噎死。她知道那背叛的吻明天又會繼續尋找另外兩瓣唇。她突然發覺,其實牆之外不一定是染金的天,雖然她還是希望能夠越過牆,至少有些甚麼在外頭,至少一片薰紅的天,也比虛偽的豔陽要好得多。如果不是,那她希望至少是堵流蘇與柳原的牆,那堵極高極高,望不見邊的牆。甚麼都完了之後,還剩下這堵牆,屹立在這座空靈的城。喧囂又孤寂的城,與她長相思守。

    牆依舊存在。明天又會是一個全新的開始。只不過,我們都回不去了。

                                                K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 的頭像
K

K,幻影之城

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九漫
  • 讚哦!
    很喜歡K用形容詞交織而出的第三人稱故事
    感覺特別悲哀呢......
  • 想要傳達的正是那種無法流淚的痛苦和悲哀
    好高興你看出來了!!!^_________^
    如果喜歡這篇的話可以看看【影像感染】青春,顏色
    金黃色夕陽般幸福的基調 跟這篇一樣是用「顏色」潑灑而成的畫面,讀起來卻有很大的差異
    喜歡的話就去看看吧!!
    很高興認識你!!!:^)

    K 於 2014/06/16 23:41 回覆

  • GO
  • 無可明狀的 噎在喉頭的痛苦跟悲哀

    帶著希望和灰燼的味道

    很喜歡這篇

    你的文筆很特別

    請繼續加油啊 K !!!!
  • 真希望能認識你!!
    你講出了所有我寫這篇時的情緒啊

    這篇是邊哭邊寫的
    最初的手稿還留著被眼淚暈開的字跡啊
    後來改稿時才強迫自己收回過多的耽溺
    冷靜理性的修改

    謝謝你:)

    K 於 2014/10/04 23:4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