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2-3

   

    兩人並肩在房脊上飛奔,孫武錢被崔昊天像隻耗子一樣輕鬆提著,一聲也不敢吭。等到遠遠見到市集人潮才將他放下,由他領著二人走向宮。

 

    只見宮門前站著數十名禁軍,各個神情嚴肅,戒備不同以往。兩人跟著孫武錢走到門口,一個千總欺向前,低聲喝道:「千秋──」孫武錢接口道:「──萬福!」那人點點頭,笑道:「孫大哥,今日臉色不大好啊,昨晚又上那兒玩去了,別又是春華樓那甚麼牡丹罷?」孫武錢臉色鐵灰,勉強擠了笑,說道:「昨天有人行刺王爺,大夥得加把勁啊,哪有空去甚麼春華夏華的。」那千總笑道:「也是也是,牡丹只捧你的台啊,我們弟兄想見也見不著。等這風頭一過,還得請孫大哥你帶我們到春華玩玩,長長見識。」孫武錢扯了笑答道:「那是自然。」站在一旁的幾名禁軍一陣大笑,對喬裝過的鄭雪鳶多瞅了幾眼,但也點點頭,便放他們進了大門。

 

    三人快步抵達中門,又是十來個人組成的小隊衛士守著。一名千總低喝:「威震──」孫武錢接道:「──寰宇!」適才穿過一道邊門,又有人守著,口令各有不同,防備的確比以往高得多也確實的多。崔昊天心中安自慶幸,若當初貿然闖進,「仙花酒」是必定找不著了,兩人還免不了一番激戰,上百名好手包圍上來,自己縱然奮力死戰,也不定能保鳶兒平安。

 

    好不容易再轉過一個廊,進到了花園,鄭雪鳶忽輕扯了扯崔昊天的衣袖,低聲道:「回頭走。我知道秘窖在哪兒了。」崔昊天停下腳步,很是訝異地問道:「怎麼會?」鄭雪鳶扯住他衣袖,往反方向指了指,快步走去,崔昊天拖著孫武錢緊跟著。她低聲說道:「你注意到剛才經過我們的那個太監沒有?他後頭五個漢子抬著幾隻粗木盒,上頭冒著青煙,但我沒感覺到熱氣,反而有股涼意,我猜那便是……」還沒說完,崔昊天夾頸將孫武錢提起,伸手點了他的穴,縱身到假山後,鄭雪鳶不及多問,但也閃身過去。

 

    只見四個人影悄沒聲地自西向東掠來,跟著又有四個人影自東邊掠來,八個人身形矯健,交叉而過之時互擊了一下手掌,便各自繞了過去。待他們過去,崔昊天才再開口:「那幾個應當是御前護衛罷,看起來武功也不弱,要是絆住我們盤問起來也麻煩。鳶兒,妳接續說。」鄭雪鳶暗自欽佩崔昊天的好耳力,壓低音量說道:「我猜那便是冰塊了。冰庫裡都是方正大塊的堅冰,也不會是這般送的,而用粗木盒承著自然也不會是要進內室,」她嚥了嚥口水,語速加快,再說:「『仙花酒』需冰鎮是眾所皆知的,所以我想這些應該就是要……。」她停下不語,崔昊天拍了下手,笑道:「還是妳聰明,我們快跟過去罷。」

 

    鄭雪鳶微笑點了點頭,兩人扔下孫武錢從假山竄出,幾個飛躍追上那些捧冰的人。花園極富丘壑之勢,但他倆不敢稍有輕忽,在大樹、廊亭、花叢、木橋之後瞧清楚前面無人,這才閃身而前,也是身手極為矯捷輕靈,走走停停,躲躲閃閃,跟著穿庭繞廊竟無人察覺,也沒跟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 的頭像
K

K,幻影之城

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