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2-8 

 

    接著姬刑任「啊」的一聲,撲倒在地不起,背後沒入一個暗器。

 

    鄭雪鳶大驚,尖聲叫道:「爹爹!」欲縱身向前,崔昊天卻一把拉住她,說道:「小心!」兩人退後數步,在一片彩霧中凝神禦敵。

 

    眾武將見情勢不對,兩人背起姬刑任,剩餘的搭起地下的傷斃同伴,拔足便逃。

 

    崔鄭二人見一蒙面武士直挺挺站在面前,雙手一揮,數十枚暗器直飛過來,連忙架起兵器擋下。哪知那人的暗器數以萬計似的,雙手幻影般地不斷揮舞,動作優美的恍若舞蹈,暗器如綿綿細雨般越發密集。鄭雪鳶和崔昊天二人以打快見長,卻也對暗器如幻的快速和精準感到吃驚,兩人叮叮噹噹地招架,時而替對方互補,才沒被傷著。那人突地大袖一甩,一陣幽雅的香氣傳來,鄭雪鳶本就心存疑惑,此刻再無任何懷疑,失聲叫道:「師姐!」

 

    那人倏地停下,輕輕一聲嘆息,語音嬌柔。她緩緩摘下面罩,退去身上的武服,崔昊天也不禁心頭怦地一跳。絕麗容顏,冶豔靈動,彷彿天地的靈秀之氣都拿來造就她這人了。

 

   「鄭姑娘近來可好?」她緩緩問道。這絕世美人兒自是夏靈靈了。

 

   「為甚麼稱我鄭姑娘?師姐…我是雪鳶啊,你認得我嗎?怎麼你要…」

 

    夏靈靈語音清脆嬌嫩,字字圓潤清晰地說道:「鄭雪鳶勾結淫邪,助行焚武令,結交燕龍幫叛徒,與匪人為伍,武林難容,靈蝶教此刻將逆徒鄭雪鳶逐出門戶,自今此後,二者無任何瓜葛,武林江湖人人得而誅之。」

 

   「師姐你在說甚麼?」鄭雪鳶眉頭為蹙,「我一個字也聽不懂,我甚麼事也沒做,為甚麼要逐我出教?甚麼助行焚武令,我沒有啊,再說昊天哥可是燕龍幫的第二把交椅呢,哪是甚麼叛徒,師姐你可有甚麼地方搞錯了罷。」鄭雪鳶急急說著,甚是慌張。她八歲時就和師父與師姐學武,十歲喪母後,除她哥哥以外,靈蝶教便是自己家了。為甚麼會突然被逐出師門,實是丈二金剛模不著頭腦,慌亂不已。

 

   「師父說甚麼徒弟便做甚麼,」夏靈靈壓下情緒,淡淡地說:「師父要我殺妳,我就來了。」話剛畢,雙手一揮,數十枚暗器便要齊出,哪料得崔昊天更快,縱身上前,右手急掠,朝她肩頭就要一抓。鄭雪鳶瞧見夏靈靈身上泛著隱隱朱光之色,驚聲急叫:「不可碰她!她身上有毒!」崔昊天一愣,硬是收手,急往後躍而避,夏靈靈順手將暗器擲出,崔昊天往上急衝,躲開數枚,接著舞動長劍,劍尖幻化渾厚整圓,數十枚暗器噹噹全落在地下。

 

    夏靈靈大聲喝采:「好!」接著雙手舞動,數十枚金針、鋼鏢、袖箭又全打了出去,兩人鞭劍舞得飛速,卻看一只比手掌更大的巨型尖銳鏢器向崔昊天擊來,聲勢極快,掠空發出嘶嘶聲,他以劍打撥,沒想到這鏢往他向飛來乃是一虛招,端是要借力使力。他一擋,鏢一個轉向,猛烈往鄭雪鳶面門旋飛而至,她沒料到會有這暗器打來,軟鞭也不及迴旋自救,情急之下仰面一倒,全身筆直向後彎,鏢堪堪從她臉上掠過。

 

    夏靈靈又喝了聲采,緊接著三把巨鏢擲向崔昊天,三把巨鏢卻向鄭雪鳶連珠打來,鄭雪鳶才剛挺腰直起,無法相避,暗聲叫苦,只聽得叮叮叮三聲,崔昊天不顧性命,飛快搶進身來,抵了三鏢。這鏢挺是邪門,回擋後勁力倍增,又無法預料會旋擊往何處,崔昊天也不管,就是擋在鄭雪鳶身前,框啷叮噹地再擋下幾鏢,卻見一隻鏢原先低飛掠地,突地在空中轉彎,向上激射,他完全沒料到,忙向左後方一閃,心底卻深知躲不開,牙一咬,明白鏢鉤將刺進小腿肚中,怎料到鄭雪鳶突然竄出,噗茲一聲輕響,鏢深深沒入肩頭,又拉茲一聲迴旋抽離,鮮血頓時飛濺。夏靈靈不禁「啊喲」一聲,往後退了一步,未再向前進攻,大聲說道:「先罷手!我有話問你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 的頭像
K

K,幻影之城

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