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3-1

    兩人奔的飛速,後頭馬蹄與叫喊聲漸歇,但仍緊跟著。鄭雪鳶忽地腳步大亂,身子一軟,差點跌下屋瓦,崔昊天一個搶身將她扶起,見她神色十分古怪,似是強忍痛楚,忙問道:「鳶兒,是剛才那毒烟麼?痛得厲害?」鄭雪鳶道:「還好!」但聲音發顫,臉色蒼白,額頭上黃豆大汗珠一粒粒滲出,甚是劇痛難當。她閉起眼睛,氣息微弱地說道:「我懷中有…翡翠小瓶…先靈草丹……」

 

    崔昊天此刻也無法顧及禮法,伸手進她腰間衣服,掏出一個翡翠磁瓶,他心急萬分,忙問:「是這瓶麼?」鄭雪鳶輕瞥了一眼,微點了頭。崔昊天連忙拔開碧玉塞子,翻過手掌,將先靈草丹倒入手掌心。然後扶著鄭雪鳶,將丹藥送入口中。

 

    鄭雪鳶苦於無水可嚥,含了一會兒,硬是吞了下去。沒想到給噎著了,雙頰脹紅,不住咳嗽。崔昊天揉了揉她背心,臉上滿是擔憂,說道:「鳶兒,你坐好,我以內力助你。」鄭雪鳶搖了搖頭,輕聲說道:「我…我沒有關係,先靈草丹一下就會發揮作用的…,先走罷,後頭那群人很快就會追…追上了。」崔昊天知她所說沒錯,看著那倦頓的蒼白面容,好生心疼卻又無可奈何。他咬了咬牙,然後背起她,像隻黑翼大鵬,再度飛奔。

 

    也虧他好記性,阿隼和狄彥超所在那小屋位於巷弄深處,中山京城外的小巷又是著名的多條複雜,綿延不絕,九彎八拐的,他卻如逛自家花園樣,沒細想便知要往何處奔去。鄭雪鳶便伏在他身上,半闔半張著眼,極力維持神智。

 

    奔了一陣,她聽見馬蹄聲和兵刃撞擊聲不只在後頭,左首也傳來隱隱叫喊,知姬刑任派人從各處包抄,覺大大不妙,趕忙湊過臉,對崔昊天耳邊說道:「他…他們人數太多,跟的又緊,我們先到外頭先避避風頭,等會兒再回去。」「躲那兒?」「往左轉。」

 

    鄭雪鳶聲聲口令,崔昊天便朝著那方向奔去。她忽道:「下屋頂罷,要到了。」他倆閃進一條窄窄的弄堂,雖是小弄,但環境清幽,另有一番古樸味兒。鄭雪鳶指了指左手邊一家門首挑著一盞小紅燈籠,崔昊天不及遲疑翻身一躍進去。庭中有個天井,旁邊幾棵青松,挺拔蒼蒼,崔昊天望了望四周,奇道:「這裡是……」鄭雪鳶蒼白一笑,說道:「是啊,就是我們倆第一次相遇的地方了。」

 

    她手一招,兩人轉了個小彎,搶進東廂房,掀開門帘進了門。房間擺著一張大床,上頭錦花繡被,几上數根紅燭,一把精緻髮梳,一面大圓明鏡,一只梳妝箱子。崔昊天剛要將她放在床上,鄭雪鳶打了個手勢,說道:「這裡不妥,我們到大廳去。」「大廳?」「到大廳梁柱上頭去。」

 

    他輕掀開門口花簾,偷望了望大廳,挑高的屋簷,大廳中央與左右都有一個粗橫柱,底下掛了些彩色花帶和紅燈籠,頭如不刻意往上仰,人就算躲在上面也不易發現。廳上高聲歡笑,杯酒喧天,崔昊天算準時機,趁眾人喧鬧之際,縱身躍上最靠近的一個橫柱,竟無人看見。

 

    他長舒了口氣,將鄭雪鳶溫柔地放下,讓她依著一旁梁柱歇息,兩人並排坐在橫柱上。

 

   「這裡他們肯定找不著,放心別動,我以內功助妳。」鄭雪鳶閉目養神,只覺一團暖氣從他掌心漸漸傳入自己丹田,說不出的舒服受用,一會兒,胸口中毒欲吐的混濁悶塞也微有好轉,覺先靈草丹在體內化去,順著崔昊天催動的內力,在身體經脈裡流動。

 

    但兩人才剛練不久,忽聽得一陣急促奔跑之聲,來到屋前,戛然而止,接著幾名武裝衛士凶神惡煞地衝了進來,只聽得眾衛士大聲叱吒,一間間房查將過去,抄起棍棒見人就打,惹起一聲聲驚呼和咒罵,老鴇女孩兒高聲尖叫,有的客人半裸著提起褲子便往外衝。妓院中的茶杯酒壺,框啷啷地碎了一地。

 

    兩人順吸了一口氣,雙掌同時離開,凝神留意。鄭雪鳶在廳上橫柱看著,心裡深感內疚,但也無可奈何,崔昊天雙眼卻像著火似的,右手搭在劍柄上,緊咬牙關,恨不得將下面打人的武官都揮上一劍。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 的頭像
K

K,幻影之城

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