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顏色

 

1466261_595380140511967_317147196_n  

 

 公車緩轉了個彎,眨眼間黃昏街道上人便多了起來。臉上那積累一天的疲憊掩不住興奮,腳步都禁不住快了些,回家的、吃飯的、約會的,那樣焦糖似的陽光給每個人拖上了個長長的影子,完美無缺的黑灰弧形,那樣模糊又那樣清晰,多麼好看。影子或快或慢,沾染著期待和放鬆的氣息,隨形的跟著,帶著追到天涯海角的堅決。

   

    一個大男孩斜倚在靠走道的位置上,側過頭看著每秒變換的街,眼睛微瞇。他長得很好看,深邃的臉龐,明明醜得很的駝色制服,在他身上卻有種混著青澀和成熟風味。

   

    男孩身上掛了個單眼相機,有些沉,以前不習慣,但現在沒有它在頸上的重量,反而會感到不自在。他打了個哈欠,眼神渙散,很想將頭抵在那玻璃窗上睡會兒,可不行。就快到站了,他心想。

   

    他維持這樣的姿勢和精神許久,一小截陽光曬著背脊,像尊戈壁的石像。

   

    車子突然停住了,一個女孩跨過公車亭角邊緣毛茸茸的黴菌和陰灰色的蜘蛛絲,在陽光中現身,輕巧地跨上階梯,嗶嗶兩聲,向司機道了聲謝。

 

    男孩身子猛地一顫,頭迅速轉向走道,剎那間清醒了過來。他探出一半身子,咧嘴帥氣地笑著,右手劃破高空猛向女孩揮舞。

   

    女孩瞥見,忍不住笑了起來,雙目晶亮,眉眼間帶點狡黠和未脫的孩童稚氣,身著那身幽綠,硬是將她從灑進車內的金色光芒中,突兀的,凸顯出來。

 

    他將放在一旁椅子的書包拿起,讓女孩坐下,靠窗的位置,一個透著陽光的地方。

 

    女孩輕咳了一聲,強迫自己收回笑意,低聲說道:「就說不要來了,一趟路你回去都幾點了。」

    男孩嘻笑著說:「不管,總要來,都那麼久沒見了,再這樣下去我可受不了。」

    女孩似笑非笑地說道:「昨天才一起吃過飯,講得好像十天半個月沒見一樣,真是。沒看新聞嗎,今天晚上會變冷,叫你隨身帶件外套,也不聽。」

    男孩笑著打斷她:「哪會冷,我有太陽啊。」

    女孩白了他一眼說:「就跟你說是『晚上』,」她講那二字時刻意加了重音,「晚上哪有太陽,我就等著看你怎麼冷死。」

    男孩嘻嘻笑著,只是看著她,沒有說話。

 

    公車再轉了個彎。沒有高樓大廈阻隔,陽光大量傾瀉下來。

   

    女孩嘴角微微上揚,雙手伸在胸前,捧著碎瓷似地捧著陽光,突然開口,語調很輕:「你怎麼知道?」

    男孩笑著說:「我自然知道,妳喜歡坐這排,有隱私,有太陽。看看妳,」他伸出食指大力戳了下她額頭,女孩唉呦一聲,噘起嘴。「都給曬黑了,好好一個女孩子,整個人跟黑炭一樣。」

    女孩瞪了他一眼,右手撫著額頭,沒好氣地說:「就是黑啦,就是這麼黑了我還要曬,怎樣?」她哼了一聲,往窗方向移了移,雙手交叉緊抱著書包,故意偏過身,把頭仰起,闔上眼睛,下巴柔緩的弧線直連到綠色衣領裡去。

   

    紅燈,車子呼地一長嘆,停下,街道種上了兩排鳳凰花,層層疊疊,烈焰焰的綻放著,以一種不講理的架勢和氣魄,樹上一片火海,樹下一片紅塘,半片天空都給燃了。

    就這樣肆無忌憚地,枝枝枒枒燒在他們窗外,和著女孩散在背脊上的葡萄酒色髮絲,隨陽光晃動著,一閃一滅。男孩震驚地看著眼前這一幕,凝神瞧著女孩沐浴在光霧裡,浮塵在光線中緩慢上升、漂浮、打轉,將她整個人層層包圍。亮金、墨綠、豔紅,恍如幻境的迷濛,像身在另一個不存在的世界。

    男孩猛地伸出左手握住她的,那樣驚慌而熱切。

    女孩睜開眼,眨了眨,疑惑地轉頭看向他。

    男孩怔怔地瞅著她,靜了半晌,才緩緩開口:「別走。」

    女孩笑了。眼睛彎彎的像快完成的日蝕,最後那點牙尖。

    她輕笑道:「走?走去那兒?你幹嘛啊?」

    男孩將手多施了點力,心裡突然有些煩躁。他喘了幾口氣,固執、又哀求似地說道:「不管,拜託,別走。」

    女孩意識到那不同尋常的灼熱目光,有些狐疑,卻莫名的感動起來,反掌回握,十指緊扣著,柔聲答應:「我不會走,那兒也不去,嗯?」

    男孩呼了一聲,放下自己也不知打哪來的緊張,恢復原本嘻笑的神態。女孩有些擔憂的看著他,傾過身,一手輕柔地梳理他的頭髮,邊問:「怎麼了呀?」

    男孩搖了搖頭,輕聲笑道:「沒什麼,只是竟然給看傻了,忘了拍。」

   「拍甚麼?」

   「陽光。」

 

    綠燈,公車噗哧一聲繼續駛向前。

   

    兩人繼續聊著,繼續拌嘴,說著的都是些學校家裡發生的瑣碎,鬥起來也是些芝麻綠豆的小事,旁人聽得發暈,他們倆也暈,暈在兩人的世界裏頭,亮晃晃的火紅金色。

 

    女孩喜歡陽光,喜歡小說,喜歡穿著夾腳拖,披件格子罩衫,就這樣晃啊晃,散步在黃昏的馬路上。

    男孩喜歡大海,喜歡攝影,喜歡牽著女孩的手,坐著站著走著跑著,感受那樣安穩的永恆。

   

    樹葉沙沙地篩著陽光。每一天,太陽總會升起,落下。

 

    所以儘管在多年後的今天,他們已經成熟的時候,兩人依舊記得清:原來青春,就是這個顏色。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 的頭像
K

K,幻影之城

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九漫
  • 非常有勁力的短篇!!!
    感覺整個故事都充滿了顏色
    是那種十分安寧、平靜的顏色:D
    文字也寫得出色彩呢!
  • 九漫,謝謝你
    讓我在被嘲諷批評後有了站起來的力量

    我很喜歡用顏色跟氣味去描繪記憶
    希望以後能愈寫愈精準
    讓更多人認可我的文字和故事

    再一次謝謝你,真的。

    K 於 2014/06/18 22:1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