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     中     注     定

 

那些錯過的,

似乎都發著令人著迷的光

 

但或許,

並不是相愛的人總無法長相廝守,

相反地,

是我們總習慣

賦予那些無法廝守終生的愛情,

一種命中注定的意義。

 

 923376_568929823156999_834975067_n  

「欸我變胖了。」你說,聽起來有些孩子氣的沮喪。「五公斤欸,超誇張,高三都沒動又一直吃,完全就是神豬養成計畫。」

「真的假的。」我大笑,「真難想像你變胖的樣子。」

「很難想像嗎?」你沉默了一陣,嗓音突地變得有些沙啞低沉,「不然,在你的印象裡,我長甚麼樣子?」

我握著話筒,眼睛睜大眨呀眨著,竟有些不知所措。

「我……,嗯你也知道,就這樣啊。」我尷尬地笑著。

話筒的另一端沉默著。在屏東,那遙遠的城國。「陳曉……」我開口打破幾乎扼死人的沉默。

「你還記得我的樣子嗎?」他開口,我聽見那端傳來一聲極輕極微的嘆息。「除了在臉書上看到的,你,還記得我出現在你眼前時的樣子嗎?」

「怎麼可能忘記?」我嚥了嚥口水,語速很快。「你當初自己跑來搭訕我的欸,要忘記都很難好不好,我同學也都還記得你,竟然有膽主動搭訕比你大兩歲的學姊……

「最好是。」他輕笑了出來,我舒了一口氣。「當初是你跑來找我的,還用書勾引我,你忘了嗎?」

「欸,陳曉,」我說,將話筒夾在右肩和耳中間,一手拿起那粉紅色玻璃書。「我前幾天又翻了一遍,三更半夜像失戀一樣哭到不成人形。」

「我早知道了。」他緩緩吐出話語,很輕很柔,「我知道這本書屬於妳。」

「台北真的太冷了,只想待在書店或家裡窩著看小說,前幾天就待在家又看了一回。」我抱怨著,「最近都不想動,你現在一定認不出我,我也胖了好多。」

「那就跳舞吧。跳舞應該很快就可以瘦回來了。」

「跳舞?」

「很好看。」他笑著說,「我記得妳跳舞很好看。」

「啊?」我臉火辣辣地燙,有些震驚。

「妳還穿裙子欸,紅黑格紋,超迷你短裙,一點都不適合妳。」我聽見那熟悉的竊笑聲,低沉的、瞇起眼的笑聲。「不過跳起來是真的很有魅力。」

「我那天一直忘記舞步……你竟然……超丟臉。」我眼睛無奈而懊惱的閉起,「這麼久了你怎麼可能記得。」

「我又不像妳早就把我忘光了,我記憶力還行。」他說,溫柔地。「即使分開,妳有看過Benjamin忘記Rasmus的模樣嗎?」

 

 

一年前,我差點就錯過了一本讓人難以自己的書。也差點錯過他。

Never wipe tears without gloves

雖然一次又一次刻意略過,但命運終究讓BenjaminRasmus踏入了我的生命。而這一切的發生,卻是因為一個男孩。

    一個高大帥氣的男孩,穿著時髦性感,臉卻還存著孩童般純真的稚氣,我們在一場活動相遇,都想認識對方,但都沒勇氣開口說些甚麼。

    晚上所有人聚在大廳聊天。這是活動的第一天,許多人都還不熟悉環境,有些很大剌剌地癱在沙發上玩手機,有些害羞地和新朋友搭話,或尷尬地獨自站在一旁啜著飲料。但滿屋子喧鬧,多半是我們這些主辦的工人們扯開喉嚨的尖叫和猖狂地笑聲。我和朋友毫無顧忌地在廳中央打鬧,聊著摸不著邊際的玩笑話,眼角卻不自覺的搜尋他的身影。

    他很顯眼,一襲白襯衫卻坐在黑皮沙發上。我看著他氣定神閒地從背包拿起一本書,無視一旁不斷互相嘻笑推擠朝他靠近的幾個小女生和滿廳的吵雜。

 

    然後我看到了,他手裡捧著的,是我這幾個月以來不斷逃避的書。

 

    永不拭淚。

 

    我拿了兩杯飲料走了過去,坐到他身旁,輕輕將玻璃杯推到他眼前。

    他抬頭,有些詫異卻不意外地看著我。

    我用下巴指了指,然後開口:「粉紅色的,是第二集嗎?」我問。心裡頭暗自訝異自己竟然記得。

   「妳看過嗎?」他的眼睛亮了起來,發光似的。「我身邊還沒有人看過啊。」

   「沒有。」我老實說,他把書放到我手裡,第一次,我將他捧在手掌心端詳。

   「是不喜歡這類的題材嗎?」我不明白他語氣裡的小心翼翼,「我明白不是所有人都喜歡這樣的故事。」

    我翻過書,看向簡介,下一秒,我恍然大悟。

   「不會,」我快速回答,「還蠻有意思的。好看嗎?」

   「好看,會有很多惆悵跟感觸,不會後悔的。」他舒了一口氣似的,全身放鬆。他拿起承著琥珀色果汁的玻璃杯,輕啜了一口,然後望著我,眼睛澄澈,「妳怎麼會知道第二集是粉紅色的?在書店看過?」

    我點點頭,「我每個禮拜都會去書店,他排在第一排很久,沒看到也難。」

   「妳沒想過要去翻嗎?」又一絲訝異。

    我笑了笑,對他坦承:「這透明彩色的書衣讓我完全不想碰他,」我滑過冰涼的塑膠皮,「距離感,」我說,「我討厭看一本書還要撥開那層硬殼,完全沒有必要,而且顏色還很…………不純粹。」

    男孩歪了歪頭,嘴角上揚,笑著對我說:「妳真的該看看這本書,」他直直望向我,「這是為妳設計的。」

 

    最後他把書借給了我,是原先說要送之後兩人爭執不下的妥協結果。不管我再怎麼跟他說可以自己買,他還是很堅持。「妳比我還需要,」他說,「我從妳眼神看出來了。」

    到現在,我還是不知道那時候捧著BenjaminRasmus的自己,有著怎樣的眼神,讓他如此堅持。

    也許是渴望吧我想。

    渴望翻開書頁後的悸動,渴望趕快看到男孩口中「銘刻在掌心的約定」,渴望揭開手套後的碰觸。

   「我手上只有一二集,之後再把第三本寄給妳。」

   「這樣我是要怎麼還你啊?」我說,扯了扯零亂毛躁的頭髮,活動的最後一個晚上忙著開會,睡不到三小時,整個人看起來很疲憊。「你住這麼遠。寄回去給你嗎?」

   「到時候我再來拿囉。」他說,微笑著,眼神突然有些猶豫。

    我睜大雙眼,看他伸出手,指尖停在我髮梢旁。「等我考完試,等我上來台北,等我一年。等我,一年後,我會回來。」

    指尖從髮絲間滑過。

 

 

「屏東?」你說,帶著疑惑的語氣。

「嗯,屏東。」我努意讓語調平穩,「反正寒假快到了,想犒賞自己出去自由一段時間,輕鬆地繞一繞南台灣。所以想說問問看你啊,看看屏東有甚麼好玩,或是值得去的地方。」

「我…………我不……

「好想也是,在地人常常講不出自己這邊有甚麼好玩的,我也想去高雄吃丹丹漢堡,你也知道我最喜歡吃早……

「不是不是,你之前不是有來過了?」他說,急急地打斷我的話,「屏東沒有甚麼好玩的,要城市不城市要鄉下不鄉下的,屏東真的很無聊,高雄好啊,高雄不錯台南也好,你不是最喜歡慢活?我之前去台南的時候……

「欸,陳曉。」

「嗯?」

「幹嘛一直阻止我去屏東?」

 

 

「我明天要出門了。」

「第一站去哪?」

「苗栗。」

「還是一個人?」

「嗯。」

「真的不大打算找人陪你嗎?去環島你這樣一個人……

「我早就習慣一個人了。別擔心。」

「可是……

「星期日到屏東。我知道你忙考試,只是跟你說一聲。」

「嗯。」

「那我先去睡了,明天早上六點的火車。」

「一切小心。」

「凱,拜託,一切小心。」

「我知道。」

 

 

    我掛了電話,緊緊捏握著手機,傻愣著。

    沒有說再見,沒有說晚安,我沒有說出口的是,那個夏天,那個身著白衫翻著書的男孩,那懸著耳邊的呢喃和指尖,我從來沒有忘記。

然後,帶著那聲急切擔憂的小心,我踏上了一個人的旅程。

 

 

K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 的頭像
K

K,幻影之城

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九漫
  • 哇塞 寫超好啊!一整個像在看電影的情境!!
  • 寫這篇的時候腦海裡一直是Never wipe tears without gloves這部影集XD
    想要創造出他那種純淨、雪白的氛圍
    真的很好看喔九漫可以去找來看看XD
    這篇文章還沒有結束
    只是一直沒能下筆寫完
    等我!!

    K 於 2015/10/04 19:5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