界線──

 

《連續殺人鬼青蛙男》

 

 1526696_10152772573273317_4095362973382152232_n  

 

今天,我抓到了一隻青蛙喔。

 

我把牠放進盒子裡一直玩一直玩,

 

然後就玩膩了。後來想到,

 

乾脆把牠弄成布袋蟲的樣子吧。

 

就在牠的嘴巴裝上鉤子,吊在

 

高高的地方吧。

 

 

 

    上顎被勾子勾住,懸掛於大廈十三樓的一具全裸女屍。旁邊留著一張筆跡如小孩般稚拙的犯罪聲明。這是殺人鬼「青蛙男」讓市民陷入恐怖與混亂漩渦中的第一起凶殺案。

 

    就在警察的搜查工作遲遲無進展時,接二連三的獵奇命案發生,造成整個飯能市陷入一片恐慌絕望,進而引起暴動……。搜查本部一邊參考精神醫學界權威的意見,一邊雄心壯志地展開調查,然而,「青蛙男」好似故意嘲笑警察地一再犯下無秩序的慘絕人寰惡行。

 

    青蛙男到底是誰?目的到底是甚麼……

 

 

 

K之語】

 

 

 

    只要你還當刑警的一天,就絕對不要忘記這種痛苦……

    你要為你所哭泣的人戰鬥。手銬也好、手槍也好,都不是上面的人給你的,是脆弱的人和沒有聲音的人給你的。

 

 

 

    非常喜歡這部作品。是今年推理驚悚小說中,難得讓我咀嚼再三,至今仍餘波盪漾,難以忘懷的。

   《連續殺人鬼青蛙男》,沒有過度的血漿噴灑和兇手殘忍的犯案情節,卻恰到好處的形容了兇案環境和屍體樣貌,及目擊者的表情及心理變化,讓人一點一滴終至血液凝結。

    毛骨悚然。

    但作者將更深層的道德思考一起灌注在這部作品中,加上最後氣勢萬鈞一氣呵成的結局逆轉,讓人暢快淋漓。

    集血腥、殘虐、人性、正義、精神疾病、社會反思的黑色幽默驚悚小說。

 

 

    事實上,本部長所描繪的已經讓媒體十分滿足了。

 

 

    在台灣罹患精神疾病似乎還是件「可恥」的事,除了精神科醫生,多數人甚至將找輔導老師、心理諮商師都視為檯面下不得見光的丟臉事。

    我們可以接受感冒、發燒、胃痛、心臟病、高血壓,甚至罹患癌症之後去尋求醫生的協助。在身體受傷後我們著急且迫切地治療,卻不願意在心受傷之後去尋求幫助。

    是害怕被貼上標籤嗎?

    害怕從此大家會用有色的眼光看自己嗎?

    因為害怕,不敢就醫;因為害怕,所以假裝自己一切「正常」,每一天都努力將內心的千瘡百孔隱藏好,深怕別人發現。

    害怕,在社會上形成一個迴圈。我們拼命強調自己與「瘋子」或「精神異常者」的不同,拼命想要畫下一條清晰明確的界線,告訴別人「我」是「正常」的,那些「殺人兇手」都是不健康的變態、喪心病狂、食人魔。然後心裡有大大小小傷的人們,害怕自己被貼上標籤,也偽裝自己很好,刻意忽視傷口,不願尋求幫助,放任靈魂碎裂。

    傷口不敷藥是會一天一天潰爛的。我們催眠自己一切安好,然而在連自己也不知道的某一天,傷口發瘋似地流膿潰爛,一切都變了調。

 

 

    在我們精神科醫師的概念裡,真的沒有正常人與異常人之間那條界線…… 

 

 

    但究竟誰可以說誰是「瘋子」?要如何定義「異常」?和社會所認知的觀念不一樣,一個人的反應和行為不符合社會期待就是異常嗎?

 

 

    那「青蛙男」殺人事件後,全民恐慌,因為擔心自己就是下一個犧牲者,人們替自己戴上「自保」和「保民」的神聖鋼盔,開始了瘋狂的獵巫行動:暴力攻擊警察署,人肉搜索,動手私刑。

    這些舉著「生存和正義」大旗的人們,張開滿嘴利牙,用刀用槍撲向那些「正常人」認定的「異常人」,無所不用其極的兇殘程度,讓人震驚。

    兇手都不正常,是精神異常者,殺人不眨眼,玩弄生命,是變態。

    但自詡為正常人的,卻往往為了自己的幸福,算計、利用、犧牲他人,但卻可以一臉道貌岸然去攻擊別人,來合理與正當化自己的行為。誰才是正常人呢?

 

    集體恐慌下,人們長久以來建立的制度體系被打破,究竟是對還是不對?

    我沒有要偏袒犯罪者的意思,無故殺人、性犯罪等絕對是不能接受的,我只是覺得這世上不該有個規定何者為「正常」的標準值。每個人都有跟別人不同的地方,因為每個靈魂都是獨一無二的,有自己的想法、個性和價值觀,沒有誰能輕易評斷好壞,也沒有一個社會能強求他人完全符合期待。 

    在不侵害他人權利和生命的前提下,我們都應該有屬於自己的發展空間。黑與白並非絕對。

    我們可以追尋自我,但當內心無法再繼續承受的時候,覺得憂鬱、躁鬱、恐慌、壓力……快要把自己壓垮的時候,不要害怕去尋求別人的協助,因為那不是「不正常」,只是心受傷了。

 

     雖然奪走了四條人命,但只要兇手是精神障礙者,就誰都不必備問罪,誰都不必被處罰,這就是這個國家的法律精神啊。

 

 

    《連續殺人青蛙男》絕對不只是一本典型的精神系懸疑小說。隱藏於殘虐屍體背後的是作者對這社會的關懷和探索,對正義的思考和對法律的追問。

    日本刑法第三十九條:「心神喪失者因無責任能力,不予處罰;心神耗弱者因其限定責任能力,得減輕其刑」

    簡明易懂的法條背後蘊含著多少怒濤洶湧的問題和責任,遠遠超過「被告」也就是「加害人」的權利範圍,被害者與家屬的悲傷和怒火,道德觀、群眾心理、法官判決、醫療問題、後續出獄的社會問題……

 

    一個殺人兇手只要被認定精神狀況回復正常後就可以重返社會,這樣對嗎?

 

    如何判斷其為「精神喪失」?或者只是一個「正常」的「異常」人?

    甚至,是一個很好的演員?

    受害者家屬為了討回公道可以做到甚麼地步?動用私刑?利用他人加以殺害?

 

    中山七里寫在鮮血之後的,是對人性和法律的最終探求。

 

    能報仇的是神,不是人。

 

                  不為報仇,是為拯救而戰。

 

 

 

  

 

   K

 

 

 

【評審好評】

 

第八屆『這本推理小說了不起!』令評審激辯的候選之作。
島田莊司盛讚,重重的惡意如莫比烏斯環……
節奏緊湊,敘事手法細膩,劇情逆轉再逆轉!
大膽挑戰日本刑法第三十九條!

 

茶木則雄:「一再翻轉的情節大逆轉也好,隱藏於殘虐事件中的深遠主題性也好,富可讀性的劇情鋪陳也好,品質之優,皆足以與海外優秀的精神驚悚作品相抗衡。」

 

 

 

【嘿嘿最後看K這裡!】:

 

§【內容簡介】【評審好評】摘自臉書「《連續殺人鬼青蛙男》試讀活動」

 

§ 想要購買《連續殺人鬼青蛙男》的朋友請再等等,很快就會上市了!!

 

§ 感謝瑞昇文化給予試讀的機會。也感謝編輯謝小姐的體諒和窩心的青娃小卡!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 的頭像
K

K,幻影之城

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