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叫做歐弗,他想死】

明天別再來敲門

 

 

明天別再來敲門

En man som heter Ove / A Man Called Ove

 

導演 漢斯霍姆

演員 洛夫拉斯卡 菲利浦柏格 芭哈爾帕爾斯 伊達安格沃

 

改編自瑞典作家菲特烈貝克曼(Fredrik Backman)同名小說

創下瑞典史上新人新書最暢銷記錄

6億票房,稱霸近年最賣座的瑞典電影

橫掃「瑞典奧斯卡」金甲蟲獎(Guldbagge Award)最佳影片、男主角等七項大獎提名

法國卡布爾影展觀眾票選最佳影片

英國愛丁堡國際影展觀眾票選最佳影片

 

 

他叫做歐弗,他想死。

 

他是社區裡著名的討厭鬼:不懂變通,守著老派的規定一意孤行,對社區內開車的鄰居狂吼、沒收亂停的腳踏車,跟無視自己寵物亂大便的女子互嗆……他不懂為甚麼明明兩束特價70元的玫瑰,不能用35元購買一束,他不懂這世界為甚麼不好好運轉,反而要生出那麼多Idiot(笨蛋)。

 

所以,當他失去心愛的妻子桑雅,他下定決心要向明天告別。

 

他一次次嘗試不同方式,在家上吊,剛搬來的鄰居卻開車撞上他家,氣得他跑出門外理論。

想引汽車廢氣,鄰居竟然挑這種時候摔斷腿,他只好開車護送鄰居那伊朗籍的懷孕妻子和兩名小女孩到醫院探望,然後成了小女孩的保姆。

準備朝鐵軌越去,竟有人比他更早摔到鐵軌上,他沒有辦法,只能先順手救人在說。

他真的想走,可是回家的時候,竟然有一隻遍體麟傷的大肥貓,就這樣躺在他家門口……

 

「聽說人在死前,往事會回到眼前……」

 

這是一部非常詩意而感人的片子,每一個「互動」環節都處理得非常好,細膩而不過於感性黏膩,就只是一種很真誠的、真實而細緻的敘述。

他的父親,他的桑雅,他和那兩個小小孩,他和那幾個看似叛逆的青少年,他和那大肚子、熱情又燒得一手好菜、飄洋過海而來的伊朗媽媽,他和那隻胖貓,他和那些「惡鄰們」……

每一個情感都很飽滿,也非常逗趣。

 

人與人緊緊相扣,這些互動逐漸影響了彼此,歐弗看到了人生新的可能,鄰居從歐弗身上找到老派的勇氣與生活執著。

 

彼此成為彼此的救贖。

 

父親對他的呵護和驕傲,和妻子桑雅的相遇與相愛的過程,在每一次死前如此清楚地浮現在眼前。

乾淨俐落的剪接,將人一生擁有的美好和遺憾,現在和回憶完美交織。

當你往回看,你會看見一生的歡笑和悲傷,但只有繼續往前走,才不會被困在黑暗恐懼或美好甜得像夢一般的回憶裡,好好珍惜現在擁有的,想辦法好好活著,才有機會遇見更美好的事物。

 

 

電影藉由歐弗這個固執老派的傢伙,帶出許多瑞典、甚至是全世界的社會問題:強迫都更、獨居老人、同志議題、自殺,以及更有意思、總疏於探討的「強迫性社會照顧」。

 

歐弗將所有人都視為「正常人」,那些我們自以為似的標籤(同性戀、外籍新娘),在他眼裡甚麼都不是。

他不給任何人多餘的憐憫或同情,一切平等;那些我們從未注意、卻不一定是對的事情,不管怎麼說他也絕不妥協。

是非對錯他有一定的堅持,可以說他固執地太過誇張,卻也可以說,他帶出了這社會另一個需要探討的議題:借停一下車、借遛一下狗,在社區開一下車不會怎樣……當一般人所謂的方便,可能會影響些許部分的人的時候,這些自以為不會怎樣的「方便」還該繼續容忍嗎?

 

 

「我好想妳。」歐弗說,「等我,很快我就去找你。」

 

害怕愈多人討論桑雅,他就會記不得她真實的面貌,她的氣味,她的笑容。

每一次自殺失敗,他都會到桑雅墓前放好鮮花,用包花朵的牛皮紙擦一擦墓碑,很抱歉很抱歉地懺悔,說對不起他得要「再延長一下」隨她而去的承諾。

然後他鋪好報紙,躺在桑雅身邊,再輕輕說一聲,「我好想妳」。

也許冥冥之中,是桑雅帶他去發現了這世上不一樣的美好,用一點點小混亂,延長歐弗和她在天上相遇的時間。因為她深信也有人像她一樣,懂得那執拗古怪的背後,有著最真誠、最溫暖的靈魂……

 

 

 

歐弗讓我想起了爸爸。

他們非常非常相像,連巡視社區,看看大門有沒有鎖好,把違停的車輛遷走等等都一模一樣。

他們都擁有一雙修理車子的巧手,說話卻笨拙得令人皺眉;

無法看人受苦,會拼出命去救一個未曾相識的陌生人,因為他們不覺得那叫犧牲;

不知變通,不願妥協,有時固執地像個孩子,牛一般的拗脾氣,有時光看著爸爸就令我生氣,我卻願意耗盡所有只為讓他多留一秒鐘。

 

我想這就是桑雅在天上做的事吧,忙著幫他丈夫製造麻煩與混亂,讓所有人在銀幕前落淚,然後帶著微笑離開。

  

她叫桑雅,而他,叫歐弗。

 

 

 

 

 

 

2016.08.21

 

Katniss

 

K,幻影之城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 的頭像
K

K,幻影之城

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