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2-1

           

    一個二十來歲的女郎攜了個竹籃走來,裡頭幾把青蔥,一塊鹹豬肉。

 

    她臉上髒兮兮的,東一塊西一塊泥和著土沙,灰塵撲面,凹凹凸凸的。身著青黑色布衣長裙,腳踏了雙破爛的鞋,一般貧苦農家婦女的模樣。黑髮卻用了一枝極美的金釵齊整地盤起,玫瑰花體,花枝纏繞,精緻嬌巧,倒是富貴人家才能擁的珍品了。

 

    她看似自在緩步而行,腳步卻很是靈巧,穿過幾個小巷,在一小幢不甚起眼的屋停下,前庭雞聲閣閣,一株粉紅花樹開得茂盛,遍地都是花瓣。屋內透出陣陣炊煙,看似再尋常不過的農家。隨著飯菜香走進廚房,爐上兩個大鐵鍋,面對其中沒生煙的那只,使勁按一按左後方土牆,竟有些鬆動,雙手將磚頭大力朝兩側一推,一扇鐵門赫然浮現。

 

    誰也不會想到這樣一個農家小舍裡,竟闢了個暗室。女郎擦擦幾聲,用火刀火石打火,點燃紙煤,然後點亮了油燈,一矮身探頭跨了進去。往下走了幾個階梯,再經過一條幽暗的通道,來到一座大殿。殿上竟是燈火通明,數十支火把安掛在牆頭,殿上居中設了張實心大椅,椅上罩了朱紅錦披,繡了朵百合,霸氣中帶些雅致。幾名女子垂手低眉站在兩旁,無人說話,地下殿堂一片悄然無聲。

 

    金釵女郎才一走進,殿上眾女紛紛抬頭,恭恭敬敬地喊道:「大師姐。」立刻便有一人接過其手中油燈,另一人雙手捧了個木盆,裡頭清水幽幽,浮掛著一條潔白柔軟的手絹。女郎映照盆中水,洗淨了臉,再用絹輕抹了抹,泥塵一去,偽裝一卸,皮膚白皙盡顯,脂光如玉,容色絕麗。她叫夏靈靈,是難得一見的美人,雖不施脂粉,身著鶉衣百結,依舊掩不住其光彩。

 

    她以十指作梳,稍稍整理了髮髻,然後回過身問眾女道:「師父呢?在這裡麼?」

 

   「在後面歇息著。師父吩咐大師姊妳一回來立刻到後頭找她。」

 

   「好。」夏靈靈點點頭,跟隨一名高舉火把的女子,往後室走去。

 

    後室極暗,燈火閃爍明滅,只隱約見到一人形躺臥在一臥舖上。夏靈靈向前走了幾步,盈盈拜倒,輕磕了幾顆頭,語音清脆,說道:「師父,靈靈來見你了。」那榻上之人以鼻音哼了聲,算是答應,但並無回話,室內一片靜默,夏靈靈伏在地上,頭微微抬起看著晃動的人影,等待著。

 

    火光下依稀可見一個駝背的老婦顫蘶蘶地直起身,坐在臥舖上,頭髮稀疏斑白,滿臉皺紋和凹凸扭曲的傷疤,嘴角下垂歪斜,說不出的醜陋與猙獰。過了一會兒,她說道:「起來吧,別跪了。」聲音似乎透著千年孤寂與蒼涼。「有探到些甚麼沒有?」

 

    夏靈靈謝了聲,接著輕巧的站起,垂手侍立在前,說道:「姬刑任那廝躲進皇宮裡頭了,宮外宮內似乎都多了不少人力看守,」她頓了一頓,臉上閃過得意之情,緊接著說道:「師父你道怎麼著,先前被綁在王府要斬首的那奸細,其實是趙國燕龍幫的叛徒,似乎姓狄,名中有個彥字還是甚麼的。去劫囚的是他幾個一同叛幫的兄弟,其中那差點殺死姬刑任的,師父,竟是燕龍幫第二把交椅崔昊天。」她內心甚是激動,但語速不快,甚是輕緩,語音仍舊婉轉動聽,脈搏也無任何加快之狀,也是有修習上流內功才能如此的了。

 

    榻上老婦發出咦地一聲,顯示十分驚訝,問道:「崔昊天?妳確定真是他嗎?」

 

    夏靈靈點了點頭,再說道:「錯不了的,除了他自稱是崔昊天,我後來抓了他們一個兄弟,在嚴刑逼迫之下說的也是這響噹噹的名字。不過為何叛幫我倒還沒問清,但更重要的是,師…師父…你可知崔昊天劫囚時用的是甚麼劍法?」老婦微傾身向前,沒有應話,夏靈靈語調轉為低沉,緩慢地一字一字清楚說道:「是寒光劍法。」    

 

    老婦牛羚大地雙眼倏地睜大,表情十分扭曲醜陋。她重複了一聲:「寒光劍法?寒光劍法?你確定嗎?」語氣又是詫異又是驚恐,但更多凶狠和極致的歡喜。夏靈靈聲音也有些顫了,但依舊恭敬地說:「不敢欺瞞師父,是寒光劍法沒錯,靈靈那時在場聽見他這樣說了,姬刑任臉色也隨之大變,那劍法也確實凌厲萬分,劍光如寒水粼粼,招招絕快無比。」


    老婦目光大盛,喃喃自語道:「好好,還真是奇事…寒光劍法竟重現江湖,搭上那…很好很好,一箭雙鵰…兩個都只是乳臭未乾的小子,一齊拿下,靈蝶教便有救了…兩者齊出再強大的劍法也無法抵擋……好極,實是好極。」老婦沉吟了一會兒,接著說道:「妳那師妹今早來向我稟報過,說一男一女二者今日要到宮中尋求解藥,只不過當時我不知道男的是那崔昊天…更不知道他竟會使寒光劍法…妙極好極,靈靈。」「是。」「去殺了他們。」

 

   「師父?師…師父你確定麼?殺……」夏靈靈聲音發顫,表情驚懼不定。老婦臉色陰冷,緩聲說道:「使計讓那小妮子殺了姬刑任,留下崔昊天,那小妮子是死是活也沒什麼甘係…不,不,一樣殺了她,留下她畢竟是禍根。殺了她和姬刑任。崔昊天雖還是個毛頭小子,但會了寒光劍法倒是不好對付…」她低頭思考了一陣,再次開口時,聲音粗啞,興奮地似喘息又似嚎叫:「對他下毒也就便了,我聽說燕龍幫武功各個高,但都不會使毒是罷?毒是妳的看家本領,迷昏他然後帶來這裡。」

 

    夏靈靈睜著水樣雙眼,絕麗的容顏充滿不可置信與驚恐,說道:「師父,也不必殺死罷,事情不需做得如此絕,畢竟多年情分……」

 

   老婦厲聲說道:「住嘴!想要抗命麼?我說甚麼你做便是,婆婆媽媽問那麼多。」夏靈靈撲跪在地,連連磕頭,說道:「師父開恩!靈靈這條命是妳救的,自是赴湯蹈火在所不惜,只不過希望師父再多想想,別殺……」

 

    老婦大怒,罵道:「竟然還囉嗦!妳不想要命了麼?」她停頓了下,接著冷笑道:「我說一是一,二是二,叫妳殺就殺。是啊妳的命是我救的,靈蝶教又有哪個人的命不是我救的?我說,妳妹妹雙兒還小,模樣卻和妳像的緊哪,天下罕有的一對驚世麗人。但若像妳從前一樣被迫墮入風塵,也未免太過可惜,是吧?」夏靈靈透亮的膚色轉為死白,全身發顫,緊咬著的唇滲出血絲,她拼命磕頭:「求師父開恩!雙兒還小甚麼事都不懂,求求師父不要為難她。我兩姊妹性命為妳所救,對妳絕無二心,一生死心踏地,妳說甚麼靈靈一定照辦的。」老婦冷冷地說道:「很好,殺了那兩人,活捉崔昊天。」夏靈靈嘴角輕顫,再磕了兩個響頭,然後悠悠說道:「是。」

 

   「記住那二人都得死。別讓我失望了,靈靈。」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 的頭像
K

K,幻影之城

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